美媒:从数字解读“阿拉伯之春”究竟值不值?

6月19日,民众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游行示威。埃及首都开罗、亚历山大等地19日晚再次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要求当局废除此前发布的补充宪法声明,撤销解散议会决定。新华社记者李木子摄

新华网北京6月23日电(记者 朱永磊)从2010年年底开始,反政府抗议活动在西亚和北非等国家接连发生。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政府先后倒台,而这些国家的人民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美国《外交政策》杂志(7—8月合刊)刊文,用数字对这场“阿拉伯之春”究竟值不值进行了分析。主要内容如下:

从突尼斯市到萨那市,去年那场为推翻独裁者而席卷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激发了全世界的想象力。然而,对于那些摆脱专制枷锁的民众而言,这场革命并未切实改善他们的生活。

自由的价值可能无法估量,但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真正代价看起来同样难以计算。有多少人在冲突中死亡或者流离失所?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和生活水平受到哪些影响?革命让社会变得多少稳定了?看看下面一组经过认真计算的数字——在埃及、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这四个最动荡的国家——从动乱开始已有多达50000人死亡。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去年在巴林、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突尼斯和也门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蒸发了大约200亿美元,此外,公共财政也损失超过350亿美元。

但是,每个国家会按照自己的方式估算革命造成的代价。在利比亚,与其他代价相比,因内战导致的死亡人数明显更令人震惊。而对一般埃及人来说,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和衰退的经济带来的损失,要超过示威者和安全部队之间的暴力冲突。早在“阿拉伯之春”之前,也门已经踏上了国家衰退和经济崩溃的道路,事实上所有的指标都是消极的,让人担忧,而抗议运动的好处还没有在任何具体方式上体现出来。在叙利亚,目前这里只有代价——包括上千人死亡,数以万计民众流离失所和已经开始的经济衰退。至于好处,如果有的话,只能在遥远的将来实现。因此,这一切值得么?

由于这些戏剧性的转变还依然在上演,只有占卜者和不诚实的人才能给一个自信的结论。尽管利比亚国内持续暴力和混乱的局面,不过几乎没有人会怀念卡扎菲。在埃及同样如此,只有前政权的残余势力才会渴望重回穆巴拉克时代。在这些国家,即便付出了很高代价,大多人仍然认为革命是值得的——至少从目前来看。对也门来说,答案要复杂很多,接连不断的危机,导致很难梳理清楚动乱在哪里开始,怎样才能结束。

而谈到叙利亚的状况,很可能为那些认为革命“不值得”的人们提供了最大的支持。抗议运动,和保护抗议运动而引发的暴乱一样,都没有消失。如果想要推翻巴沙尔政权,就需要付出极高的鲜血和财产代价,现在已是明摆的事实。但是血腥的镇压,迫使大量的叙利亚人考虑除巴沙尔之外,其他人会是更适合的替代者。

埃及

死亡人数:根据政府的数字,在去年年初三个星期的骚乱中,至少有846人死亡。随后的几个月中,至少还有150人在街头暴力冲突中死亡。

经济成本:在2010年增长5%后,埃及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1年增长不到2%。

(本文来源:人民网 )